我们都有一段不输给时间的感情(感情输给了时间)

挽回大师七哥
挽回大师七哥
挽回大师七哥
6481
文章
0
评论
2023-04-0601:33:28 评论 1,170

【珍惜叫我“花”的你】

习惯了你们叫我“鲁冰花”、“花姐”或直呼“花”,从Q名到微名,一晃十多年了吧,感谢你们给予的温暖,而那些你们,基本就是敬业的同事。

最初注册QQ那会儿,叫我鲁冰花叫得最欢的是张小虫和贺偶然,那时,我们三人同一办公室,在老敬业小班楼里幸福地一起工作了三四年,除生活上互相关心,工作上共同进步外,彼此还经常开益智玩笑,尤其是一起创作的“牌场八荣八耻”,如今想起来还不得不竖起大拇指夸赞咱们仨思维敏捷,语文功底强!

后来,贺偶然在她儿子读一年级的那一年调到了高亭。再接着,张小虫毅然辞职,带着儿子去了宁波……

一时特别失落,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大群人手拉手快乐地向前走,一不小心弄丢了一个人,一不小心又弄丢了一个人,一恍神一刹那发现旅途上就只有自己在东张西望了。

离开以后,无论线上线下,小虫依然叫我鲁冰花,假期里相聚,家乡土话也是一开口鲁冰花,自然之极。那么多年,我都怀疑她是否忘记了我的原名。与贺偶然见面的次数稍多些,有次同乘渡船从高亭去三江,讲了一江的话,她还是讲话像扫机关枪,人瘦得像根长面条。白皙爱笑的她漂亮依旧。

小虫的老公叫“杀手无情”,和小虫一样叫我鲁冰花。他是信息老师,智商高,围棋、象棋之类的一级棒,游戏也打得很牛,估计网名就是这样自信地产生的吧!那时我学五子棋,也达到了好几段的水平,自认为蛮不错了,可是和杀手一对弈,次次战败。这样差不多学了大半年,我再也没信心学下去了,从此以后没碰过五子棋。前年县教育工会组织教师进行棋类比赛,我和阿玲姐姐报名参加的是跳棋。杀手和大方老师则参加象棋比赛。因为有方氏这两位大牌,比赛妥妥的团体第一,于是,走跳棋的我们妥妥地沾了光。

学校里,比他年龄小一些的同事都喜欢叫他大哥,而我却习惯了叫他杀手。有一次大东园吃早餐,远远地看见杀手进来,我于是打招呼:“杀手~”这一叫,周围的人齐刷刷转过头来,我这才悟到刚才说了多么可怕的两个字……这些年,凡是电脑出故障了,次次麻烦杀手老师,特别的感谢。还有,杀手的幽默与风趣,看破不说破的处事风格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云中漫步是我们心目中的好男人,前几年,我们总喜欢亲昵地叫他小黑。体育老师嘛,越黑越帅。现在呢,我更喜欢直呼他名或叫他方主席,他工作卖力,主席当得好,人又和善,无论遇到多少烦的事情他都面带微笑,相处那么多年,我真想不出他生气时候的样子,或者说,他生气的样子我们也很喜欢。印象特别深的是他给我打电话时候的语气。他在电话那头大声地用土话说:“花~嘎侬现在有空伐?花~嘎侬大师也,得我两篇文章得我改改嘛!”忍不住想笑,虽不谓大师,但他左一声花,右一声花,叫得我骨头碰酥:“好和,侬发过来,我马上改。”然后工会写各种征文,他总会特地打电话给我,然后又是大声地单刀直入:“花~嘎侬总归要写和,侬写写啦现是一等奖……”为了不辜负主席的厚望,花全力以赴,还真是连续几年得了好几个一等奖。

水木年华是又一个体育老师,敬业小学乒乓球球队金牌教练。她性格外向,说话直爽,并乐于为他人分忧。她叫我的时候大多是土话,或花或鲁冰花,总是呵呵笑着边走边说话的样子。我咕咚运动一年半,在朋友圈发了一百多条动态,她不厌其烦地为我点了一百多次的赞。还有双溪轻舟、五色风、橙雨、一叶孤舟、海那边、四季草、星海、飞鱼、加冰块的红酒……那种加油鼓劲,默默升腾为我心中强大的力量,催我奋进!水木年华是美食家,衢山哪里有什么店记得可牢了。有好几次,她热情邀我:“花,你总是吃食堂,晚上我们一起去外面吃。”于是,我乐颠颠跟着她去了,吃完我却又忘记餐馆的名字,怎么都想不起来了。所以,现在叫我说出几家衢山的餐厅,我脑海里蹦出的就只有雅理卉大酒店、船老大、新锦江饭店。还有一件事,特别感谢水木姐姐,只因说了纸皮核桃很好吃,叫她方便的话从宁波快递一两包过来,她硬是给我和方小妹人工各带来了十大包,满满的一大箱,都可以让我们在核桃堆里打滚了。那种漂洋过海的情谊,深深记得。

淡泊宁静是我刚走上工作岗位就认识的同事。一直是胖胖的,现在也是。虽然她也曾下决心散步锻炼,但好像始终没有坚持下来。二十多年来,她一直对我很好,夸我这好夸我那好。总觉得她给予我的多,而我对她的关心不够。因为是邻居,我吃过好多她妈妈种的新鲜蔬菜,瓜果。因为是邻居,家里的窗户、铁门忘关了,她总会在微信里提醒我。这个假期,我一直在临城,家里的几盆花没人照顾,索性搬到她家交给她了。她酷爱养花,院子里、阳台上全是花草,她总会不厌其烦地伺候它们,我算是服了。她一般叫我名字,有时也会觉得很有趣似的微笑着叫我:“花~”其实什么事都没有,就为了叫我一声。

若秋是我特别尊敬的老大,很喜欢她永葆青春的心态。她是圣诞老人的爱人,退休后,这一对神仙眷侣广游世界各地,好几次启程,她都在朋友圈发了老太婆挽着老头子的卡通图片,上写“旅游去”“拜佛去”,我每次看,每次忍不住笑出声来。没有和若秋同事过,但从她时不时留在我微信中的评论看,她应该是一位率真、幽默的才女。记得上次我书法录像课得了市一且榜首,大众评论是“花花大师”“色格”“花姐厉害”,她的评论是“照我想想你应该特等奖”,哈哈,她的思维就是这样走在前列。之后我写了《那些他们》系列文章,若秋则留言:“花,什么时候写我啦?”“花,毛县长通知你,你被选准为县长秘书,九月一日来县长办公室上班。”

圣诞老人和若秋的爱情故事,我从别人口中略听一二,如果能听听主人公亲口讲述,那该多好。那次,我、阿玲、大姐,还有老大吃完饭一起散步,我终于忍不住问了。美丽的夜色中,若秋开始讲起她纯美的二十岁……然故事太长,那一晚,她差不多只讲了爱情连续剧的第一集。之后,他们便去了加拿大,回来,已是半年后,种种忙碌,让我无有机会再次聆听第二集,第三集……关于遗憾,我查过字典,字典里有各式各样的解释。我最喜欢的一个解释就是,我们能够去满足的心愿,却没有去完成,我们深感惋惜。今后,还能听老大娓娓道来吗?……

此刻,这一对神仙眷侣正在新马泰,看到我的这段文,会给旅行增添更多的快乐吗?

一叶孤舟,大洋彼岸的兄弟,一眨眼,在美国定居十多年了吧!准确地说,我和他也没有同事过,但他在敬业当体育老师期间留下的美谈这么多年来一直记忆清晰。他对学生的全身心付出,对教育事业的极度痴恋,多年以后依然无人能及。他是我朋友圈的常客,对爱好运动的我或鼓励或指导,几乎次次点赞。每一年,他会回国一次,然后,回敬业,投身训练队,瞬间与学生建立友情,对排球的热爱一辈子不会减吧!见面的时候,他必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全身上下满满的时尚元素与青春活力,不被他感染都不行呢!他又是很纯真很可爱的人,同样在我写《那些他们》期间,我每发一篇,他每要求一次:“给我也写一篇嘛,让我自恋一下,敬业女神!”“花,什么时候写我?”“花,写写我,我出稿费!”……哈哈哈,如此执着的人,还真是第一次遇到。笔力有限,何以赚得美金归,还望一舟兄长多多包涵。

叫我鲁冰花的人还有很多,每听一次,每每温馨。微信留言,不乏众多温婉型的,如月亮宝宝、杨柳依依、走过40、小猫、q s f、一诺、橙雨、圆溜溜:“花,在吗?”“花姐姐,文件发你了。”“花,别想太多,睡个好觉。”“谢谢花姐……”圈里至少有四五个人给我发过鲁冰花的艳丽美图:“这是你的花!”真心感动,因为他们在看到真实鲁冰花的时候想到了我,多么难得。所以,即使四五遍,每一次我都会认真看完,那一刻,仿佛自己真成了鲁冰花。微信评论,赞赏的比较多:“厉害了,花!”“值得仰视的花花。”当然也有花痴类的:“鲁冰花,我的女神!”……

“美丽女人健身群”是我最爱的微信群,在那里,我真切地感受到了推推挤挤同唱同乐的群体情感,无忧无虑无猜忌的同僚情深。我们一起探讨教案,一起跑步,一起打乒乓,一起用餐,一起聊天,一起看球赛,一起……真的想依然有好多好多一起。然,人生没有不散的筵席,每年秋季,总会应了《山河故人》里的一句话:过去、现在、未来,每个人只能陪我们走一段路,迟早是要分开的。

而这次,是我离开,感到满身心的对不起大家。那天,顾代表说:“昨晚做了个湿答答的梦,因为将与好朋友结束做了许久的同事关系。不舍你离开,祝福与留恋并存!”离开,情非得已,但想到远方有更需要自己的人在等着我,这样便会格外勇敢地去面对和接受所有的陌生!

那些叫我网名叫得那么顺口的你们,我深深记得。不管下一个路口我们将在哪里,我始终相信:有一种感情,一辈子不会输给时间!

声明:版权归原创所有,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weinxin
情感导师微信
如果本篇文章没有解决你的问题,添加左方二维码,免费咨询情感老师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