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与前妻同居拒不承认(离婚两年前妻给我发了十几条信息)

挽回大师七哥
挽回大师七哥
挽回大师七哥
6481
文章
0
评论
2023-04-0612:18:28 评论 1,240

我与他同居了13年,不抵前妻一个电话。今天以我自己的亲身事情告诫女人们,如果遇见好男人还是给自己嫁了吧!

小刘是个离婚的女人,2007年经人介绍,认识了同样离婚的老黄,两人同病相怜很快就住到一起了。

小刘特别温柔,说话和声细语,老刘有点男人的懒惰性,正好喜欢小刘细致地照顾他。老黄几乎一天都不想离开小刘身边,两人的日子让身边的人都羡慕。

正因为两人都离过婚,所以两人都没有把在结婚看的重要,以为只要幸福就行。

但是两人对财产分配都还是比较清醒的,该是谁的就是谁的,不争不抢。

在2015年的年底,两人还合伙买了一辆46万元的大货车,各自出资23万元,两人约定,一年能挣10万,每人分五万,能挣20万,每人分十万,公平合理。

紧接着就该过春节了,一直没有离开过小刘的老黄要回老家过春节的,理由是看自己的母亲。

既然是看母亲,小刘还给老黄鼓励夸奖,说他孝顺老人,还给老黄准备了红包转交给母亲。

老黄走后,小刘日思夜想盼望老黄能早点回来,谁知却等来了朋友的电话。

朋友:小刘,你老公和前妻一起逛街呢!

小刘不相信:怎么可能呢!

小刘妈妈说:我希望你有个依靠,对老黄的事情,你还是不要追究了。

小刘听信了妈妈的话,初六老黄进家,她没有盘问,不过老黄明显对她有了疏远,进家就是洗了澡睡觉。

老黄洗澡的时间,前妻给老黄发了一个信息,内容是:你不来我害怕。

正好被小刘看到 ,小刘为了阻止老黄看到,就把信息给删除了。

此刻小刘还没有追究,小刘想他们刚刚买了车,还要和老黄一起挣钱呢!

钱和情让小刘放下了尊严,依然与老黄扮演恩恩爱爱 出双入对,能安慰小刘的就是与老黄合作,那钱包是挣得鼓鼓的。

还有一次,老黄还不避讳地当着小刘的面,给前妻电话询问:你穿多大码号的衣服,我买给你。

之后老黄直接给前妻寄了回去。

小刘依然为了生意,选择忍气吞声。

不过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那天两人的货车拉进大货船上,正在长江上运输,天空下起了大雨,小刘怕货物被毁,就拿起篷布上到大货车上,心一急,小刘从大货车上摔了下来。

顿时让小刘疼得撕心裂肺。

可是他们是在长江上,没有办法就医 只能等到第三天到了重庆,老黄才带着她去了医院,并且小刘是忍着疼痛走上岸的。

到了医院,医生问你叫什么名字?

让小刘没有想到的是,老黄脱口而出的是前妻的名字。

小刘当时可生气了,原来老黄就是和前妻来来往往了,魂都被前妻勾走了。

小刘拖着病身子检查完,结果连锁骨肋骨一下子断了六根骨头。

老黄并没有显出来担忧小刘的身体,反倒说重庆离家远,治疗不方便,还有货物需要运回去。

温柔的小刘同意回到成都治疗,可是重庆到成都需要好几天的路程,小刘就只能躺在大货车里,流离颠沛 。

到了成都医院,医生都要求她尽快手术。

可是老黄说:你住院也需要钱,我也得出去挣钱,光是陪着你可不行啊!

就这样老黄走了,留下小刘一人做了手术。

小刘以为老黄送完货就会来医院看她,谁知整个住院期间,老黄就去了前妻那里3次,完全把小刘忘记了脑后。

又一次需要手术室,老黄还是没有来照顾小刘,小刘心中恨,就给老黄发个信息:你不来是不是想让我死在手术台上。

老黄说:你啥时间给我发信息了,我不知道啊!

大家可想而知,第二次上手术台依然是小刘孤身一人度过的。到出院老黄也没有接她。

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出院后,老黄说:我们两人的经济都是分开的,你住院了没有出力,所以这一段的买卖利润没有你的。

此刻小刘的心已经伤得透透的,但是有了13年的感情了,所放弃不容易。

然而自从老黄与前妻联系后,与自己的女儿女婿也来往密切了。

女婿拿了A照,老黄就说:我年纪大了,等你把车开熟了就给你吧!

小刘一听有了警觉,这老黄莫不是要转移财产吗?

小刘说既然老黄对她没有感情了,她们就分开吧!

老黄还说其实我也不舍得你的。

老黄说这些话也就是客气客气,其实内心已经接受前妻了,因为前妻也一直发信息给老黄:你在那里过得不好就回来,我等你。

老黄嘴里给小刘说着客套话,身体倒是挺实诚的就跑去前妻家里。

老黄走了,留下了小刘空余恨,小刘怎么想怎么就是心不甘,13年的陪伴就这样毫无纠纷的就干干脆脆地分开了。

是不是自己有点吃亏了?这样也太便宜老黄了吧?

现在小刘找到老黄,强求来到江西卫视《金牌调解》。

坐在调解席上,小刘诉求:要求老黄赔偿她五万元,作为伤病期间的补偿。

老黄说:我们一开始在一起经济都是分开的,我们不存在经济纠纷。

主持人章亭问:那今天你的诉求是什么?

老黄说:我没有诉求,我就是陪小刘来的,主要是小刘不甘心。

主持人章亭说:当初小刘很在意你和前妻接触,你怎么考虑的。

老黄说:我是和前妻接触了,那是因为感谢前妻照顾了我的母亲,我回家过年,在三哥家吃饭,哥哥嫂嫂都在,为了感谢前妻,我们就喊前妻一块吃饭,之后前妻身体不舒服,就让她留住三哥家,第二天我与前妻一块去给她看病。就这小刘说我和前妻一块逛街了。

主持人章亭问:那之后你给前妻买衣服呢?

老黄说:那也是感谢前妻照顾母亲的。

小刘说:前妻根本就不是真心照顾母亲的,就是因为母亲告诉了前妻她有七万元,要给孩子们,前妻才照顾母亲的,最后前妻就是拿走了母亲的钱,之后就不再去照顾母亲了。

后来二哥二嫂三哥三嫂知道了原因,还生了一场气,直到把钱要了回来。

主持人章亭又问:老黄今天就不在感情上挽留一下小刘吗?

老黄嘟嘟囔囔:我是可留恋她,是她说的要分开,现在我们都分开了,都说好分开了。

小刘听出老黄的话音,其实根本就不想挽留她,所以一直强调是她已经提出了分手。

事已至此,小刘就不再提及感情的去或者留了,要回五万元赔偿是老保本。

小刘的诉求明显:黄先生应该给自己以后的生活,一些经济保障。

那小刘提出的5万元赔偿合理吗?

律师张扬给两人做出了分析:就两位之间的事情所涉及到几个法律问题。

第一,两位其实不是夫妻关系,应该属于我们法律上的同居关系,那么既然是同居关系,两位在共同出钱买车经营这个事情上呢,我认为你们是一个按份共有关系,每人出了23万,总共46万来经营这个车子,你们就属于个按份共有的经营状态。

女方因为摔伤所导致的各项开支应当属于两人共同经营当中的一个损失,那么既然如此,因为面临法律上的一个问题呢,就是应该是共同获取这个收益,共同承担风险。

而女方的受伤就是在此次跑车的过程中,遭受的这么一个伤害,就女方小刘受伤的这个事情,老黄肯定是有义务支付相应的这个费用的。

这个费用包括医疗费,也包括这个误工,护理的相关费用。

第二,婚姻法确实没有对我们这个同居关系的这个中层关系做一个规定,但是我认为哈,即便是这个基于共同生活的关系,也应当有这个彼此忠诚的义务,那么才会让我们的关系啊,无论是同居也好,还是这个婚姻关系也好,可能会更加稳定。

第三,就是我们提到一个财产分割的问题啊,同居关系依然会产生一定的这个共有财产,或说各自财产,像你们同居13年,如果说你们这个关系已经按照女方提出的这个财产的需求,也不妨将这种共同生活当中所产生的一个大件的财产呢,或者大件的收益进行一个厘清,可能对于女方的这个权益啊,可能我们会更好地厘清。

观察员朱永卓:我对你们两个人的关系,用这样几个字来形容。

第一是不稳定。

第二是很粗糙。

第三是13年时间。

第四是真可惜。

为什么不稳定呢?你们没有法律的基础,完全靠感情维系,而且呢,他跟前妻之间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差,所以呢,你们的关系非常的不稳定。

男方他自己也承认,他自己的情感上是很软弱的,那情感上很软弱,他会导致什么呢?就是谁对我好,我就到谁那里去。

老黄在情感上很不成熟的,将来你就是跟前妻在一起,如果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你又跑到哪里去了?

我再说很粗糙,也是对老黄说的,你说你给前妻买内衣,目的是为了感谢她,你说本身你们两个人同居,这多粗糙的一件事情,能对小刘没有刺激吗?。

小刘骨折的前前后后有七八天的时间,你多看重她?还有多看重自己的?

包括有几次的口误,挂号的时候报了前妻的名字,我们心理学有个名词口误,就是你的潜意识真实的表达,包括在那个车的问题上,跟你的女婿说给你就算了,这也是一个口误,但是也可能也是你的真实的想法,你真的想跟她分开。

再说刘女士最后跟你要了5万块钱,我觉得更多的她是一种结束的一种心理安慰。来安慰小刘的心伤,她只能要这个,别的都没有了,她最后在住院的时候,你也没有去看她,她其实很期待的。

13年是对刘女士说的,当你们关系发生问题的时候,你的选择一忍再忍,因为你们不单是同居关系,还是合伙人,为了利益一忍再忍,当你为了利益的时候,你们的感情就没得谈。

而且你们双方对对方越来越不满,你们的关系一定是越来越差,他来回避,然后你也回避呢,最后的结果只能到今天这样的程度。

我再说真可惜,刘女士最后那句话确实让我很心痛,你说即便是到了那个住院的时候,即便是你们说了分开,其实在你心里面儿对你们的关系是没有画句号儿,你在你心里面是很看重这段感情,但是我想跟那个刘女士说,从客观的情况来看,老黄他真的不是你期待的那种人,只是可惜了这13年的时间。

所以最后我用一声叹息来结束我的发言。

观察员李小芸,我首先问刘女士一个问题,刘女士真的做好分开的准备吗?

小刘说:说实话,从今天上午之前我还在犹豫,但是因为他前妻知道我们来这边来了,就给他发信息说等他回家。我已经不要再纠结了。

可是我想说,我从现场上所看到的,其实在感情上,你从来没有真正的跟我们的黄先生有这种完全分割的决心,你有没有发现,你在叙述的时候,你哪怕是再跟他争吵的时候,你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老黄,你的这种表达是什么?是辩解,是争取,是希望黄先生还能再看到你,看到你的委屈,看到你的无奈。所以我认为这5万块钱并不是你真心想要的东西,不过是你还希望能够跟黄先生继续有一些关系的一个纽带,从内心深处而言,一点儿都不想离开。

小刘你现在要分开,那是你认为形势所迫,所以我们得把这一面说出来,我不认为你们俩真的到了要分开的时候。

我也不认为在这个当下,你们两个分开是最好的结果,有的时候坏关系也好过没关系。

有这5万块钱的牵扯,好歹你们还有点儿关系。

第二点为什么不领证,13年没有领证,那我在想,其实这是你们两个人性格中间的共同利益因素,那就是在发生一些事情之后,你们两个都在忙着自保,而在这个自我保护的过程中,慢慢的忘记了走在一起的初衷。

那么你们的初心是什么呢?在后面的这种疲于自保里已经完全不记得。这背后隐藏的是双方都害怕自己的某些利益受损,那如果我们的私心压过初心的话,以后的日子肯定越来越不好走。

最后呢,我跟黄先生说两句,说的难听一点你叫没原则,但凡你有一个原则,也不至于走到今天,你原则上当初选择了刘女士,可是你依然没有坚持到最后。只是在这一刻,你们比较艰难的时候倒向了这个好像更容易去接纳你的一方,而在这一刻,你有没有想过,真正这两个女人在你心目中你更爱谁?

说白了,你就是墙头草风吹两边倒,哪边风刮的猛我就往哪边倒,你到底要选择一个怎样的配偶?我觉得这个是你需要深思的问题。

调解员胡剑云,刘女士其实很希望就是你心里对我好,你要看到其实他是使劲的协调,当然他这个协调的方式主要来讲就是使劲在隐瞒,他有什么办法,因为他对他前妻肯定是心里有愧疚的,他要斩断所有的联系是非常难,本来到今天,假如他真的心灰意冷的话,他完全可以说,啊是啊,我有啊,但是你看他不断在辩解。

至少有一点,他不想完全斩断你这一边,那你肯定很讨厌老黄这样?对吧,你想你看这边也想要,那边要,但是你要看这个要的究竟是什么,他在你这里要的是什么,其实要的是感情,他在前妻那边要的是什么?要的是亲情,如果你能区分的话,你就不要用那种方式说,有前妻跟我争感情,你这样去想的话,他反而觉得这边没感情。

那两边都张大着眼睛,老黄这一边,他其实很矛盾的,你这个人犹豫,你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所以我认为你用力的方向,你用力的方式并没有帮助到你,结果大家都觉得你们两个好像不是那么愿意离开对方吧,那根源在哪里?

你们有一些必须要存放在你们生活的东西,并没有共同安排好空间来存放。

我们一定要承认现实,以前的历史其实天天都会牵动人心,如果你们能把这个事情共同处理,都会得到理解和宽容,反而会得到其他人的理解和尊重。

不要认为同居了这么久了,哎,我们好像所有问题都解决了问题,我相信你们俩之间有些问题是避而不谈。但是很多事情规避总有一天要讲明白。

抓住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当我静下来的时候,我生命当中我最想珍惜的人究竟是什么?以感情为导向去处理我们的心事,简单很多。

胡剑云老师指出两人之间的问题。过去是事实存在,不可避免,但是要分清界限。最后,胡老师,希望双方要问清楚自己的内心到底想和谁真正的生活在一起。

密室里,小刘告诉李晓云老师内心的想法:说实话,我真的还是不想离开老黄,但是现在老黄已经住在前妻哪里半年了,不可能回来了,即便我说和老黄也不会答应我。

观察员李小芸看的出来,刘女士特别计较老黄住到前妻家里的行为。

但是观察员李小芸却说:老黄就是这么个性格,他哪边舒服他就去哪里,但是小刘你还是要遵循自己的内心,在坚持一下。

小刘摇摇头表示没有信心。

密室另一边,朱勇卓直接批评了老黄。

朱永卓:你就是脚踩两只船,哪个稳当你上那只船。你这方式对待爱情不可取。

老黄恬不知耻:我知道,这是我的缺点,那我是没办法,我自己也处理不了自己。

朱永卓说:现在不是你犹豫的时候了,你要拿出决定,你的感情到底在那一方,女友和前妻不可都得到,要学会放弃和相处融洽关系。

老黄依然没有给出肯定回答。

朱永卓说:你对待感情犹豫不决,是最伤人心的。

密室里的小刘早就看出来老黄内心,老黄已经属于前妻了,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或者是害怕其他人看穿他其实早有预谋的要离开小刘了。

小刘很果断的决定了:分开,已经决定了,我现在只和他谈钱。

我只是要我受伤之后,老黄必须要给我5万块钱,因为我还不能干重活,还得继续交两年的医保社保。

刘女士提出5万赔偿是生活保障问题,对于刘女士的经济赔偿,黄先生会有怎样的说法?

老黄说:我们已经分开了,我们的经济一直都是分开的。我怎么还有赔偿她呢?

谈到钱,黄先生倒是毫不含糊,他一直强调他和刘女士经济分开,所以没有任何关系。

除此之外,黄先生还说到一个事情,就是他们共同生活期间,小刘已经在武汉买了房子,如果不是他开车,以小刘的本事根本不会赚钱买套房子。

现在小刘有房子市场价就很高了,还有将近二十万元的存款,小刘的生活根本就是无忧无虑,完全可以保障以后的生活。

回到场上,老黄依然是模模糊糊的说着感情上的事情,什么让他犹豫不决了,离开小刘也很纠结了,现在决定是要小刘还是前妻有点难等等这些无关紧要的话。

主持人章亭提醒老黄:那你和小刘的经济怎么处理。

老黄立刻说:我们已经说过分手了,那就这样还是分手吧!没有经济问题。该补给小刘的早就给她了。以后小刘有困难我也会帮助她的。

小刘说:我就是要饭也不会找他帮忙。

黄先生的态度依旧不变。律师张扬看不下去了,再次拿起话筒向刘女士给予帮助。

律师张扬说:在这个买车和经营这个问题上啊,你们是个合伙关系,女方啊,向男方提出一定的经济补偿啊,是完全说得过去的,这块男方如果有不同的意见,或者说跟女方的要求有一定的差距,我提个建议,女方你可以在这一块的损失进行一个计算,甚至有必要的话,我建议你可以到司法部门,对你的是右手吧,做一个伤残鉴定,如果有伤残的话,那么我觉得可以对这些损失一并向男方提出这个主张。而主张的标准就是你所受损失的50%,如果说你的手有伤害,即便是十级,就是最低的一级,它的金额应该是不会少于5万的。

两人依旧犹豫不决。面对这样的情况,廖奇决定带两人到场下进行再次调解。

观察员廖喜玉说:我也理解你们两个,能这13年说没有感情是假的,不能成为夫妻,那我们成为朋友。经过几番劝导,廖启玉拿出一套方案,将补偿由原来5万元降到2万,希望双方都能够各退一步。

观察员廖喜玉说,老黄你现在就把2万块钱就打给女方。

双方在思考片刻后同意了这个结果。

最后小刘老黄握手言和。

@爱她张丽

女人千万不要只与男人同居,一定要一个婚姻保障,一张结婚证有法律责任,而同居13年,只能是靠自觉的维持心中认为正确的行为。

小刘姑娘温文尔雅,13年了,与老黄在一起,可以说是把心掏出来给他,而老黄呢认为你对我好,而我让你挣钱了,不是我你那里会在武汉买房子呢?

正因为两个人没有婚姻,所以感情掩饰下的就是比较个人得失,拿经济高低比喻爱情的深厚,最终是不得人心。

两个人虽然没有走进婚姻,但是能在一起13年,这又是何其容易,一定有一个人是付出的。

也或者就是再婚的情况,两人都曾经因为婚姻失败,都经历过结婚离婚的痛苦和繁琐程序,所以小刘老黄没有领取结婚证,这也说明两人在一起时虽然有爱,但是也都站在自己立场考虑的最多,所以她们一开始在一起就把财产分的清清楚楚,也是为日后分手干干脆脆留的余地。

按照法律小刘是因为合伙的生意导致骨折,老黄应该给予赔偿,然而因为她俩关系除了生意合伙关系还有男女朋友关系,这也给两人之间的相处更多了一个难以协调的矛盾。

老黄口是心非,即便是同居,作为男人也应该承担心爱女人的医疗费用,可是老黄就是小人之见,斤斤计较,最终只给出两万元来弥补小刘。

她们之间的感情最终不能用爱表达了,那就用,钱来说明吧!13年的感情就值了两万元。

小刘收着钱,过好自己的日子,对无情无义的老黄还是尽早忘记。

声明:版权归原创所有,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weinxin
情感导师微信
如果本篇文章没有解决你的问题,添加左方二维码,免费咨询情感老师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